p;

\r\n

\r\n

 

\r\n

    大明头这个人老奸巨滑啊~嘿嘿几声奸笑,缓缓的说道:“告诉你也没关系,这事怎么也得你同意才能办成啊”看我跟那冷眼瞧着他,大明头不自然的咳嗽一声,说道:“我也不跟你卖关子了,实话跟你说吧,这几天我见了一个大客户,他是咱北京的传媒大鳄啊,我把你的情况还有照片都给他过目了,他老人家是真喜欢你啊,没多说什么,就同意了,只是有一个条件。。。。。#p#分页标题#e#

\r\n

。”说到这大明头看看我的脸色,又接着说道:“你得去做个整容~做的再像女孩一点,当然啊,不是让你做人妖~这点你放心,就算你肯,我也不愿意啊!”我看着眼前这个卑微的男人,无奈的说道:“你怎么还没死啊?这么多年就没人把你给干掉?”

\r\n

 

\r\n

    大明头眼睛里都开始冒火了,但还是笑容满面的劝我:“你看,这事是好事啊,首先又不用去陪客人喝酒,不用被占便宜,还有只不过是修饰一下你的脸部,他老人家说你脸部的线条不够柔和,还有嘴部也显得厚一点不够曲线美!最主要的是咱要是被他老人家全力支持,那成名之路可就是一帆风顺了啊,兄弟你想想?”

\r\n

 

\r\n

    我摇摇头说道:“大哥,如果我没有家人亲戚朋友,就独身一个人,我可以同意,但我不是,所以对不起,真的不行,再说了,去整容啊,万一失败了,我们就完了,真的都完了~!你想过没有?”

\r\n

 

\r\n

    大明头可能早想过我说的这些问题了,立刻接口道::“你放一万个心,这次整容是从韩国请的专家,还有不是动大手术,只是把你不完美的地方修饰到完美,至于你担心的那些琐碎问题,你想啊,你本来就有种阴柔的美,这次动完手术不过是完善你的这种美,认识你的人还是会认识,不认识的也想着认识你呢,你怕什么?傻小子,哥哥我不会拿咱俩的前途开玩笑的!放心吧”

\r\n

 

\r\n

    我虽然还是很担心,但既然大明头都说了,只是小手术,那应该没问题吧?看着我有点动摇了,大明头继续说道:“你要还是担心,今天我要去大老板那里,你也跟我一起去,顺便大老板也想见见你。”

\r\n

 

\r\n

    我想想,也是,无论怎么样是该去看看这位大老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同意是否跟他合作,便点头道:“那好吧,咱走吧”

\r\n

 

\r\n

    大明头立刻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嘛,快走吧,让大老板等我们就不好了”

\r\n

    大明头开车速度是超快的那种,在路上横行直撞啊,我估计这也就是我,换个人早被他吓死了,我镇定的说道:“大~哥~啊~你丫要死

\r\n

    别带着我啊,开稳点成吗?待会该有交警拦你了!”

\r\n

 

\r\n

    大明头兴奋的看着我说道:“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开快车,我告诉你兄弟,从来没出过事,你放心吧!哈哈”

\r\n

    我毕竟是见过大世面,不能输给他啊,故作轻松的骂道:“**你大爷的,你丫看着前面跟我说话,别对着我说,不对,不对,你丫别说话,闭嘴,闭嘴”妈的,我真要被他给吓死了!

\r\n

 

\r\n

    胆战心惊的度过半个钟头之后,车终于停在某郊区一处庭院中,我再踏上土地的感觉,那真是有种隔世为人的感慨啊~做个活人太好了!就在我感慨这个世界多么美好的时候,门口出现一个老头的身影,难道这就是传说中能在四九城翻云覆雨的传媒大鳄?郭海泉老先生?接下来,我也不用胡猜了,大明头点头哈腰的跑过去,搀扶着老头那卑微的孙子模样不用想了,这位老头,正是郭海泉。

\r\n

 

\r\n

    跟郭老头谈完所有事项之后,我和大明头便告辞离去,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大明头的疯狂开车,虽然他一再保证不开快车,但我不能再把生命交付给这么一个人。在我强烈的要求之下,大明头才勉强让我开车,我开车速度是慢是很保险,但说实话我技术确实不怎么样,刚走到丰台一带,就出车祸了,这也不能怪我,是那位妇女先横穿马路,才造成我失手,幸亏啊,我开车慢才没把她给送到西天,她就万幸吧,要是换大明头她早飞不知道哪去了,哪能现在跟我这不依不饶的要医药费。我看着地上这位死活要钱的主儿,头疼啊,你说我又不能打女人,身上又没多少钱,大明头那个混账,还在生我的气,也不管不问,我正头疼呢,这个时候打对面跑过来一个女孩,边跑边叫:“妈,妈,您没事吧?”

\r\n

 

\r\n

    我害怕啊,冲着大明头就喊上了:“大哥,弟弟这给您道歉,你赶快给我把这麻烦事解决了吧!”

\r\n

 

\r\n

    大明头这才不慌不忙的下车,对着妇女和那女孩说道:“我这只有500,你要呢就拿着,不要咱可以去交通队解决,我可以这么说,要是去了,你连一毛也拿不到,去不去?”

\r\n

 

\r\n

    我一听他这么说,干嘛还给钱啊?直接去交通对得了,冲大明头说道:“那咱去交通队吧,反正我也有时间”

\r\n

 

\r\n

    大明头当时脸色有点发黄,没搭理我这茬,继续说道:“怎么样?我是看你是个女人家家的,给你点钱得了,别不知道好歹!”

\r\n

    这位妇女同志点点头,立马站起来伸手要钱,大明头也不含糊,直接数出五张100的,丢给她,转身上了车。这样完了,也行了,可那个女孩不知道这个社会的深浅啊,伸手拦住我,说道:“不行~你必须把我妈送到医院去,检查完才算完!”

\r\n

    我看着眼前这位可能是姐姐的女孩,客气的说道:“你丫是不是没完了?我告诉你,这次是你妈先闯红灯我才撞上她的,给你钱已经不错了,还不依不饶的,你想干嘛呀?”

\r\n

 

\r\n

    她母亲也真是女中豪杰,直接冲过来对我就嚷嚷:“你丫放屁~我才没闯红灯呢,

\r\n

 

\r\n

    我看着这母女俩真是服了,大明头这个时候也急了,打开后车箱拿出棍子就要动手,我急忙拦住他,说:“这么多人看着呢,怎么能打女人?我就说咱去交通队得了”

\r\n

 

\r\n

    大明头气极反笑道:“你他妈的有驾照啊?去交通队?你去让人逮你呢?对了~她们是女的,你的工作不就是逗女性开心的吗?快去~快去~你今要是不成功,都对不起你男妓之星的称号!快去!”

\r\n

 

\r\n#p#分页标题#e#

    郭老头真是了不得的人物啊,刚过了一个月,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第一步按着老头的要求,先要帮我整容修饰脸部,虽然我很不愿意,但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不能在退缩了,在走进医院那一刻,我心中那份对母亲的愧疚啊,真是无言啊,想想小白,想想燕姐,我真害怕她们真的不认识我,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唉~

\r\n

 

\r\n

    就在我担心这个那个的时候,医生给我打了一针,没过多久,我开始迷迷糊糊逐渐失去意识。。。。。。

\r\n

 

\r\n

    醒来时,我已经被包上厚重的纱布,大明头和燕姐都坐在我身旁,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我只看到他们嘴一张一合,却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想要张口问问,刚要说话突然一阵眩晕,我又晕沉沉的睡死过去了。在住院期间,我基本上都是在床上不停的睡觉,偶尔的清醒,也只是维持几分钟,就这样过了一个月,这天我突然特别的清醒,往日的那种昏沉的感觉好像消失了!?我正替自己再次复活而开心的时候,大明头和燕姐还有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大明头来不来倒无所谓,燕姐我以后还可以见,主要是这个医生啊,我一把抓住他,着急的问道:“大夫,大夫,我,我。。”我这一激动,把想问什么给忘了。燕姐瞧着我笑道:“好我的弟弟,别着急,医生说了,你的脸是他从业至今,最最成功的!你就等着偷乐吧,你还抓着人家医生干嘛呀?他听不懂你说的话呀,快放手!”

\r\n

 

\r\n

    我一听燕姐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真的。连忙松手,对着医生那个笑啊笑,估计我这满脸纱布遮挡住我的魅力了,医生面部一点表情都没有,我讪笑着对燕姐和大明头说道:“那我什么时候拆线?什么时候出院?我在这里都快成死人了,整天都睡觉,哎~对了,这段时间为什么我一直没有精神,每天睡觉?”

\r\n

 

\r\n

    大明头笑着说道:“傻小子~医生怕你休息不够,影响术后的回复,所以就给你打安眠针了呀,不过,以后不用再打了,还有等会儿,等大老板来了,你就可以拆线了,我们也急着想看看你的变化到底多大!”

\r\n

 

\r\n

    燕姐又露出小儿女的表情说道:“我们家小星,以前就是美男子,现在更甭提,肯定是呀~超级美男!”

\r\n

    我看大明头有点嫉妒的眼神,连忙打岔道:“其实,郭老~郭老先生。。。。。。

\r\n

 

\r\n

    真是提曹操,曹操就到啊,我还没说出郭老头呢,郭老头就出现了,老头一进来,那个高傲的医生立刻给来个韩式大礼,老头随身带着的翻译,对着医生说了一句,医生连忙点头,然后就走到我身边,开始最后的收尾工作,拆线~~

\r\n

    现在,我的手心都是汗啊,万一不完美,不仅得不到投资,我的前途也尽毁啊~

\r\n

 

\r\n

    这个医生也真是笨,你就不能快点啊?一圈一圈这个慢啊!

\r\n

 

\r\n

    我感觉过了好长时间之后,围在脸上的纱布全部拆了,我想伸手摸摸先,老头一把打开我的手,满眼不可置信的眼神,颤抖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只是改了一点,就这么完美?就这么完美?”

\r\n

 

\r\n

    我听到他这句话,算是完全放心了,这老头是个老爷们都激动成这样,那更不别说其他人了,我看燕姐,此刻泪流不止啊,还偶尔来个抽搐,大明头显得镇定的多,在地上不停的自言自语:“我要发财了,我要走运了”

\r\n

 

\r\n

    我看着他们都这么激动,我很气愤啊,你们都看了,也不问问我这个当事人想不想看啊?我对着燕姐喊道:“你先别哭了,你给我拿个镜子来啊,我也看看,我现在是什么样啊?!”

\r\n

 

\r\n

    燕姐这才反应过来,从自己兜里掏出化妆镜递给我,虽然小是小点,凑合着使吧,我缓缓把镜子照到自己脸上。

\r\n

    半响无语。。。。。。

\r\n

 

\r\n

    我很迷惑啊,我就是嘴变的性感了点,脸部变的好像有点瘦了之外,没有其他的变化了啊?哪值得他们这么激动?难道他们都得了近视?这些都无所谓了,随便吧,你们迷恋我是没有罪的,我也不能说什么,只要我还认识我自己,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报答了,我给自己戴了N顶高帽之后,看见这几位总算回过神来了,首先是老头一把握住我的手,这老小子手劲儿还不小啊,疼得我直咧嘴,我还得跟他客气啊,也暗中使劲,跟这个老头号上了我~

\r\n

 

\r\n

    估计老头也察觉到他的力气不如我,在咧嘴咧了N次之后,才使劲挣脱我的手,我正待追上前去,继续比较呢,老头说话了:“我的话从现在起开始生效,大明,小星我们合作愉快。”但这次他没敢跟我握手~只是大明头点头哈腰的不停说谢谢,谢谢~

\r\n

    由于,现在我和大明头都替老头工作,所以夜总会的管理完全交给燕姐,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天马不停蹄的宣传自己,可能真是改变了形象的关系,我现在人气是急涨啊,尤其宣传的广告照片,经过特殊处理后,连我本人都不得不承认,是他娘的美啊~

\r\n

    这天刚跟电台出来,迎面呼啦就来一帮记者把我和大明头给围上了,我哪见过这阵式啊,但还得接受采访啊,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帮记者也真是不道德,一个留着小胡子的记者抢先挤到我跟前,举起话筒就问:“您好,我是光明日报的记者,我想请问您身为男妓,现在又做宣传,又做秀的,是不是有点荒废职业啊?”我还没来得解释呢,又有N多记者同时都发问,我哪回答的过来啊,大明头连忙对着他们喊道:“大家一个一个发问,我保证我们都会回答的”这才制止了这帮记者的疯狂举动。此时我深吸一口气,对他们说道你们可以提问了。

\r\n

    那个小胡子记者抢先问道:“请您先回答我的问题。”

\r\n

    我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问的问题,我觉得很好笑,首先我的职业内容就是做秀,至于宣传嘛,只是为了增加我们这一行的透明度,让大家知道我们这一行不是大家误解的那样龌鹾,下一个。”#p#分页标题#e#

\r\n

    “您好,我是飘飘杂志社的记者,我想请问您下一步会怎么走,如果发展顺利会不会放弃男妓之星这个称号,而去发展影视或者歌唱这条路?比如说当个歌星或者影星?”一个长相清秀的女记者问道。

\r\n

    我笑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尝试去演戏或者唱歌,但是不会考虑走这条路,我说过,我们这一行,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样无耻,或许我能做的就是告诉大家男妓这一行真正的意义所在吧”

\r\n

    “那请你说说,关于你们这一行有什么意义所在”她还不死心追问道。

\r\n

     其实我当时胡说的成份占多数,但话说出来了,我只能继续说了:“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你应该去问那些光顾我们的主顾,而不是我,但你今天问我,我就把自己的看法说出来,男妓这一行,在历史上就有,所以并不是社会败坏才繁衍出来的职业,在这点上,我们的职业虽然不太光荣,但并不可耻,大家对我们的误会,可能是一些操守有问题的同行那里开始的,抛开他们不谈,我觉得我应该告诉大家一些真相,其实来光顾我们的女客当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孤独,是因为找不到知音人,并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样只为了肉欲!事实上她们只使嬖虿问懦穆肪兜刂贰?该系统的 Teleport Ultra 守则是可选的; 参见项目属性, 网络礼仪。) \n\n你想在服务器上打开它?'))window.location='/member/grade.php'" tppabs="/member/grade.php" title="鍦ㄧ嚎鍔炵悊缁垂" target="_blank">鍦ㄧ嚎鍔炵悊缁垂

濉啓鐢宠琛?/a>
鍙傚姞浼樻儬娲诲姩
  • 鍏ㄧ悆鏆栧寲鍜岄ギ椋熺殑鍏崇郴

       鏃ユ湡锛?015-07-12     鏉ユ簮锛氫腑鍥介鍝佺綉    娴忚锛?span id="hits">37720    

    楗閫夋嫨瀵规俯瀹ゆ皵浣撶殑鎺掓斁閲忔湁鏄剧潃鐨勫奖鍝嶃傜敱浜庤繎涓鍗婁笌鐢熸椿鏂瑰紡鐩稿叧鐨勬俯瀹ゆ皵浣撴槸鐣滅墽涓氫骇鐢熺殑锛屾墍浠ラ鐢ㄨ倝绫绘垨涔冲埗鍝佸涓汉鐨勭⒊瓒宠抗鏈夐噸瑕佸奖鍝嶃傛渶杩戜袱椤归氳繃璇勪及瀵规瘮绱犻涓讳箟鑰呭拰闈炵礌椋熻呯殑娓╁姘斾綋鎺掓斁閲忕殑鐮旂┒闃愰噴浜嗚繖绉嶅奖鍝嶏紝杩欎袱椤圭爺绌跺垎鍒潵鑷嫳鍥藉拰缇庡浗銆? 

    鏉ヨ嚜缇庡浗缃楅┈鐞宠揪澶у(LomaLindaUniversity)鐨勭爺绌朵汉鍛樼‘瀹氫簡瀹氭湡绱犻鑰?姣忔湀鍚冭倝灏戜簬涓娆?锛屽崐绱犻鑰呴ギ椋?涓鍛ㄥ悆鑲夊皯浜庝竴娆?鍜岄潪绱犻鑰呬竴骞寸殑娓╁姘斾綋鎺掓斁閲忋傝繖椤瑰垎鏋愪腑鐨勯鐗╅夋嫨鏄熀鐫e涓村畨鎭棩鍋ュ悍鐮旂┒鐨勫疄闄呴鐗╂秷鑰楅噺銆傚崐绱犻鑰呴ギ椋熺浉姣斾簬闈炵礌椋熻呴ギ椋熸俯瀹ゆ皵浣撴帓鏀鹃噺骞冲潎鍑忓皯浜?2%锛岀礌椋熻呴ギ椋熷垯骞冲潎鍑忓皯浜?9%鐨勬俯瀹ゆ皵浣撴帓鏀鹃噺銆傜敱浜庤繖椤圭爺绌舵槸鍩轰簬鍩虹潱澶嶄复瀹夋伅鏃ヨ呯殑楗锛屾墍浠ュ嵆浣挎槸闈炵礌椋熻呴鐢ㄧ殑鑲夐噺涔熻繙浣庝簬缇庡浗浜哄父瑙勭殑閲忋傚鏋滄妸绾礌楗锛堟病鏈夎倝锛夊拰甯歌鐨勭編鍥介ギ椋熺浉姣旇緝锛屾俯瀹ゆ皵浣撴帓鏀鹃噺搴旇浼氬噺灏戝緱鏇村銆? 

    鑻卞浗鐨勭爺绌舵瘮杈冧簡2,000澶氬悕涓ユ牸绱犻鑰咃紝杩?6,000鍚嶇殑绱犻涓讳箟鑰咃紝8,000鍚嶅悆楸艰呭拰澶ф30,000鍚嶉鑲夎呯殑楗銆傝瘎浼板彂鐜拌倝椋熻呮帓鏀剧殑娓╁姘斾綋閲忓ぇ姒傛槸涓ユ牸绱犻鑰呯殑涓ゅ嶈繕澶氥備负浜嗕娇姣忕粍鐨勫崱璺噷涓鑷达紝鐮旂┒闄㈠楗浣滆繃璋冩暣锛屽钩鍧?000鍗¤矾閲岀殑楂樿倝楗锛堟瘡鏃ヨ秴杩?.5鐩庡徃鐨勮倝锛変骇鐢熺殑娓╁姘斾綋鏄钩鍧?000鍗¤矾閲屼弗鏍肩礌椋熺殑2.5鍊嶄互涓娿備粠楂樿倝鐨勯ギ椋燂紙姣忓ぉ3.5鐩庡徃鑲夊苟涓嶄竴瀹氳冻閲忥級杞彉涓轰弗鏍肩礌椋熼ギ椋燂紝姣忎釜浜轰竴骞寸⒊瓒宠抗鑳藉噺灏?,560鍏枻鐨勪簩姘у寲纰炽傝繖姣斾竴涓搴皣涓杈嗕紤鏃呰溅鎹㈡垚涓扮敯娌圭數娣峰悎杞rius鍚庡噺灏戠殑浜屾哀鍖栫⒊鎺掓斁閲忔洿澶氥? 

    缁间笂鑰岃█锛岃繖浜涚爺绌舵樉绀轰簡楗閫夋嫨瀵规皵鍊欏彉鍖栫殑缂撹В鏈夊閲嶈銆? 

     
    鍏嶈矗澹版槑锛氭鏂囧唴瀹逛负鏈綉绔欏垔鍙戞垨杞浇浼佷笟瀹d紶璧勮锛屼粎浠h〃浣滆呬釜浜鸿鐐癸紝涓庢湰缃戞棤鍏炽備粎渚涜鑰呭弬鑰冿紝骞惰鑷鏍稿疄鐩稿叧鍐呭銆?/div>
     
    鏇村>鍚岀被绱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