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 none\" id=\"attach_547035\">\"\" \"4_101016091936_1.jpg\"

\r\n


\r\n  
\r\n 

\r\n

家里厕所的墙上就贴着一张世界地图,闲着没事就往上面瞧。渐渐发现,中国的形状像一只大公鸡,而日本的国土像一只袜子。中国的地形是西高东低,所以河流大多是从西往东流,所谓“水从高处流”。隋炀帝发现南方的粮食因此不能北运,于是修了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运河,从北京一直修到杭州。日本是一个岛国,岛是因为山被海淹而形成,所以,日本的地形是中间是高山,河流大多是往山下两边流,因此在过去,日本河流的最大功能是漂运木头,把山里的木头顺流运到沿海地区。
\r\n我想很多的中国网友会和我一样,站在中国地图或世界地图前,会把日本看作是中国右手边的一双袜子。时间久了,你会犯一个视觉错误,会认为这一双袜子可有可无。或者说,你会觉得这一双袜子在地理位置上根本就不会对中国构成威胁。但是,如果你一旦把中国的地图倒过来看,那么,你的感觉就马上会变,因为你会发现,日本其实是横在中国家门前的一串铁链。
\r\n  
\r\n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的人,全世界只有一种,那就是日本的防卫省。
\r\n  
\r\n在日本防卫省出版的年度报告书《日本的防卫》中,中国地图就是倒过来放的。
\r\n  
\r\n前天,日本电视台邀请了几位记者谈中国问题,防卫省的这一张中国地图被放到了电视屏幕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一张中国地图,突然发现,你无法轻视日本,因为它是你出门必须跨越的一串铁链。
\r\n  
\r\n于是,从中国看中日两国的关系,不再有“臭袜子想扔就扔”的感觉,而是你必须在乎它。
\r\n防卫省为什么要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显然不是为了提醒中国:我是你门前的铁链,你不要忘了我。而是想着如何来封锁中国的“出路”。这就是日本防卫的根本思路。
\r\n日本防卫省的年度报告书说,从2008年开始,中国海军的舰队多次演练如何突破“日本岛链”这一课题。但是,最让日本感到震惊的是,08年4月,中国四艘大型军舰组成的一支舰队,居然从日本本岛与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穿过,实现了“日本岛链”的中间突破,而且还围绕日本列岛兜了一圈。
\r\n但是,中国军舰走津轻海峡毕竟只是一种对于日本防卫的试探,走出去的海道,主要还是在冲绳附近海域,日本称为“西南诸岛”。于是,日本正在制定中的新的防卫纲要里,“如何强化西南诸岛防卫”,成了最大的课题。
\r\n  
\r\n而对于中国来说,如何有效突破“日本岛链”的阻拦,也是今后海上防卫的关键。
\r\n  
\r\n最近,日本媒体一直在强调中国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说。我一直很纳闷,这一“岛链说”到底是谁提出来的。
\r\n昨晚与到访东京的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的张云方副会长一行共餐,请教了这一问题。张会长说,这是冷战时期美国提出的一个说法,原意是日美封锁中国的“岛链”防线。
\r\n但是,没有想到,现在这一“岛链说”却成了日本舆论认为是中国自己设定的海上防卫界线。日本舆论说,在这“第一岛链”内,石油天然气和鱼是“大大地”,所以中国要死守。话说得有道理,也没有道理。
\r\n建议中国国防部也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 \"\" \"1.jpg\"

\r\n
下载 (95.95 KB)
\r\n
2010-10-18 10:46
\r\n
\r\n

\"\" \"2.jpg\"#p#分页标题#e#

\r\n
下载 (95.74 KB)
\r\n
2010-10-18 10:46
\r\n
\r\n

\"\" \"3.jpg\"

\r\n
下载 (106.91 KB)
\r\n
2010-10-18 10:46
\r\n
\r\n

\"\" \"4.jpg\"

','','','218.206.227.131'); INSERT INTO `cnymk_addonarticle` VALUES('2653','16','

如果不是被指责“涉嫌抄袭”,我不会再把自己的硕士论文翻出来看一遍,我甚至已经在作品存货里找不到它了,最近还是请朋友帮忙从网上下载一份寄给我重温了一遍。看完之后,心想:“原以为是此生最滥文章,没有之一。但是,似乎还不错嘛。”
\r\n
\r\n
\r\n  我从没打算从事学术研究,也从未想过要发表这篇文章,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当年写论文的心态是:通过了就好。我现在不知道为何82条注释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用来掩盖抄袭痕迹”(语出方黑报纸《法治周末》,此“报道”还说:“记者注意到,刘菊花的论文共有70多个注释”,数学没学好?还是心情太激动?)当时也没觉得自己是抄袭,我到现在都以为文科硕士论文就是综述一个问题,能说清楚就不错了,谁能指望一个硕士生有多么高深的理论水平要通篇原创呢?至少我没有这样指望自己。
\r\n
\r\n
\r\n  我的硕士论文水平不高,但却是当天参加答辩的同学中唯一一个全票通过的。一位老师说:“你还挺能辩的。”因为当时我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也知道自己想说些啥,所以老师提出的问题我都能自圆其说。为此当时颇自豪了一小会儿。
\r\n
\r\n
\r\n  《法治周末》“报道”还说,“据调查,刘菊花2000年至2002年就读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真不争气,又错了,我是1999年入学的,在网上很容易查到。连这简单的“调查”都据不准,贵报的黑方水平亟待提高,仅有迫切的心情和强烈的意愿是远远不够的。
\r\n  作者:方舟子妻   如果不是被指责“涉嫌抄袭”,我不会再把自己的硕士论文翻出来看一遍,我甚至已经在作品存货里找不到它了,最近还是请朋友帮忙从网上下载一份寄给我重温了一遍。看完之后,心想:“原以为是此生最滥文章,没有之一。但是,似乎还不错嘛。”   我从没打算从事学术研究,也从未想过要发表这篇文章,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当年写论文的心态是:通过了就好。我现在不知道为何82条注释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用来掩盖抄袭痕迹”(语出方黑报纸《法治周末》,此“报道”还说:“记者注意到,刘菊花的论文共有70多个注释”,数学没学好?还是心情太激动?)当时也没觉得自己是抄袭,我到现在都以为文科硕士论文就是综述一个问题,能说清楚就不错了,谁能指望一个硕士生有多么高深的理论水平要通篇原创呢?至少我没有这样指望自己。   我的硕士论文水平不高,但却是当天参加答辩的同学中唯一一个全票通过的。一位老师说:“你还挺能辩的。”因为当时我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也知道自己想说些啥,所以老师提出的问题我都能自圆其说。为此当时颇自豪了一小会儿。   《法治周末》“报道”还说,“据调查,刘菊花2000年至2002年就读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真不争气,又错了,我是1999年入学的,在网上很容易查到。连这简单的“调查”都据不准
\r\n
\r\n
\r\n  说实话,我特别佩服那些细细梳理我那自己都不想多看的硕士论文的方学家们,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决心和耐心。如果他们觉得为此耗费几周的时间和精力很有意义有价值,那就随他们去吧,让方舟子再当一回精神病治疗药物好了,毕竟,把暴力用在电脑键盘上比用在羊角锤上更让我安心。鉴于方学家还散布了些相关的可笑谣言,我再爆个料,我的学士论文是优秀,要是也能证明这Top Ten是抄袭,不是更能表达对中国学术界的失望和对方舟子的憎恶吗?骨头已经抛给你们了,方学家和方黑们,去挖吧——谨以此表达我深深的怜悯之情。
\r\n的谩骂、谣言无日无之,一一回应还真忙不过来。还有些事情,比如被“最后贵族”章立凡轻薄嘲讽的那件,我要真说出我做了什么,恐怕广大网友都得表扬我呢,但由于特殊的原因我现在还不能说,那么我就暂且一笑了之,等我老了,若还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再回忆回忆。   有网友针对此事感慨说,在中国做一个好人的成本远远高于做一个坏人的成本。我坦然接受这个高成本。无论此事结局如何,我都会全部笑纳,就算是为支持方舟子打假所付出的一点小小牺牲吧。这篇低水平硕士论文,应该是我唯一的弱点,此后更没有任何泼污抹黑能影响到我。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又有这么好的舆论监督环境,当我死去时,应该能问心无愧在天地间清清白白走了一回吧,呵呵。(完)
\r\n
\r\n
\r\n  此前方舟子一直没对这事表态,有人质问方舟子为何“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不打老婆的假?也许我的硕士论文有些引用不妥、不规范的地方,但像我这样的小蚂蚁遍地都是,方舟子穷其一生也打不完,所以让他格外关照一下我的凛然建议显然不太可能被接受。不是总有人质疑打了几十位部级高官、学界大佬假的方舟子只打苍蝇不打老虎吗?现如今又揪住个小蚂蚁非让他打,真是众口难调啊。还是让方舟子的宝剑去打老虎吧,毕竟纠正了中国的学术风气才好让那些“不抄”的老师别再对自己的那么多学生深表不满,还要在9年之后把其中的一个举报一下。
\r\n
\r\n
\r\n  作为方舟子妻,我享受到了和方舟子一样的待遇,网上对我的谩骂、谣言无日无之,一一回应还真忙不过来。还有些事情,比如被“最后贵族”章立凡轻薄嘲讽的那件,我要真说出我做了什么,恐怕广大网友都得表扬我呢,但由于特殊的原因我现在还不能说,那么我就暂且一笑了之,等我老了,若还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再回忆回忆。
\r\n
\r\n
\r\n  有网友针对此事感慨说,在中国做一个好人的成本远远高于做一个坏人的成本。我坦然接受这个高成本。无论此事结局如何,我都会全部笑纳,就算是为支持方舟子打假所付出的一点小小牺牲吧。这篇低水平硕士论文,应该是我唯一的弱点,此后更没有任何泼污抹黑能影响到我。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又有这么好的舆论监督环境,当我死去时,应该能问心无愧在天地间清清白白走了一回吧,呵呵。(完)#p#分页标题#e#
\r\n的谩骂、谣言无日无之,一一回应还真忙不过来。还有些事情,比如被“最后贵族”章立凡轻薄嘲讽的那件,我要真说出我做了什么,恐怕广大网友都得表扬我呢,但由于特殊的原因我现在还不能说,那么我就暂且一笑了之,等我老了,若还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再回忆回忆。   有网友针对此事感慨说,在中国做一个好人的成本远远高于做一个坏人的成本。我坦然接受这个高成本。纹髋懦嬖虿问懦穆肪兜刂贰?该系统的 Teleport Ultra 守则是可选的; 参见项目属性, 网络礼仪。) \n\n你想在服务器上打开它?'))window.location='/member/grade.php'" tppabs="/member/grade.php" title="鍦ㄧ嚎鍔炵悊缁垂" target="_blank">鍦ㄧ嚎鍔炵悊缁垂

濉啓鐢宠琛?/a>
鍙傚姞浼樻儬娲诲姩
  • 鑰佺瀹楁帹宕囩殑浜斿ぇ鍏昏儍椋熺墿

       鏃ユ湡锛?015-07-10     鏉ユ簮锛氫腑鍥介鍝佺綉    娴忚锛?span id="hits">37702    

    銆銆鍦ㄥ揩鑺傚鐢熸椿鐨勫帇鍔涗笅锛岃儍鏄汉浣撴渶瀹规槗鍑虹幇闂鐨勫櫒瀹樹箣涓銆傚浠婏紝鑳冭偁鐩稿叧鎱㈡х柧鐥呭凡缁忔垚涓烘垜鍥芥偅鐥呯巼銆佸氨璇婄巼鍧囦綅浜庨浣嶇殑鐥呯棁銆傚叾瀹烇紝浠庡緢鏃╃殑鏃跺欙紝鎴戜滑鐨勭鍏堝氨鎰忚瘑鍒颁簡鍏昏儍鐨勯噸瑕佹э紝骞跺涓浜涜兘澶熷吇鑳冪殑椋熺墿鍋氫簡璁拌浇銆備笅闈负澶у浠嬬粛鍑犵鑰佺瀹楁帹鑽愮殑鍏昏儍椋熺墿銆?/p>

    2786001_080635924000_2_鍓湰.jpg

    銆銆
    鍗楃摐銆傛嵁銆婃粐鍗楁湰鑽夈嬪拰銆婃湰鑽夌翰鐩嬭杞斤細鍗楃摐鎬ф俯锛屽懗鐢橈紝鍏ヨ劸銆佽儍缁忋備篃灏辨槸璇达紝鍗楃摐瀵逛簬鍏绘姢鑴捐儍寰堟湁濂藉銆備粠鐜颁唬钀ュ吇瀛︾殑瑙掑害鍒嗘瀽锛屽崡鐡滃惈鏈変赴瀵岀殑鑳¤悵鍗滅礌銆丅鏃忕淮鐢熺礌銆佺淮鐢熺礌C鍜岄挋銆佺7绛夋垚鍒嗭紝鏄仴鑳冩秷椋熺殑楂樻墜锛屽叾鎵鍚殑鏋滆兌鍙互淇濇姢鑳冭偁閬撻粡鑶滃厤鍙楃矖绯欓鐗╃殑鍒烘縺锛岄傚悎鏈夎儍鐥呯殑浜洪鐢ㄣ傝屼笖锛屽崡鐡滄墍鍚垚鍒嗚繕鑳戒績杩涜儐姹佸垎娉岋紝鍔犲己鑳冭偁锠曞姩锛屽府鍔╅鐗╂秷鍖栥傚崡鐡滅児楗柟娉曞鏍凤紝鍙捀椋熴佺啲绮ユ垨鐓叉堡銆?/p>

    灏忕背.jpg

    銆銆
    灏忕背銆備腑鍖昏涓猴紝灏忕背鍛崇敇鎬у钩锛屽叆鑲俱佽劸銆佽儍缁忥紝銆婃湰鑽夌翰鐩嬩篃鏈夊皬绫?ldquo;娌诲弽鑳冪儹鐥紝鐓播椋燂紝鐩婁腹鐢帮紝琛ヨ櫄鎹燂紝寮鑲犺儍”鐨勮杞姐備粠钀ュ吇鏂归潰鏉ョ湅锛屽皬绫崇壒鍒嚭鑹茬殑鍦版柟锛屾槸瀹冪殑閾佸拰缁寸敓绱燘1鍚噺浼樹簬灏忛害銆佸ぇ绫冲拰鐜夌背锛岀壒鍒傚悎瀛曞銆佸摵涔虫湡濂虫ч鐢ㄣ傚皬绫崇殑鑶抽绾ょ淮鍚噺鍦ㄧ矖绮腑鍋忎綆锛屽彛鎰熺粏鑵昏屽鏄撴秷鍖栵紝涔熼傚悎6涓湀鍚庣殑濠村辜鍎块鐢ㄣ傚皬绫冲彲鍗曠嫭鐔叜鎴愮播锛屼篃鍙坊鍔犲ぇ鏋c佺櫨鍚堢瓑鐔垚钀ュ吇绮ュ搧锛岃繕鍙互鍜屽ぇ绫充竴璧风叜鎴?ldquo;浜岀背楗?rdquo;銆?/p>

    绾㈣柉.jpg

    銆銆
    绾㈣柉銆傘婃湰鑽夌翰鐩嬨併婃湰鑽夌翰鐩嬀閬椼嬬瓑鍙や功璁拌浇锛岀孩钖湁“琛ヨ櫄涔忥紝鐩婃皵鍔涳紝鍋ヨ劸鑳?rdquo;鐨勫姛鏁堬紝浣夸汉“闀垮灏戠柧”銆傜幇浠g爺绌惰〃鏄庯紝绾㈣柉涓惈鏈夊ぇ閲忚喅椋熺氦缁达紝鑳藉府鍔╁埡婵鑲犺儍锠曞姩鍜屾秷鍖栨恫鐨勫垎娉岋紝淇濇姢鑲犺儍銆傛澶栵紝绾㈣柉瀵屽惈澶ч噺鐨勮儭钀濆崪绱狅紝瀵瑰効绔ヤ互鍙婅佷汉鐨勮鍔涢兘鏈夌泭澶勶紝骞朵笖杩樺瘜鍚捑銆侀搧鍜岀淮鐢熺礌B6绛夎惀鍏荤礌銆傜孩钖彲浠ョ洿鎺ョ叜椋燂紝涔熷彲鐢ㄦ潵鐔播銆?/p>

    灞辫嵂.jpg

    銆銆
    灞辫嵂銆備腑鍖昏涓猴紝灞辫嵂鎬у钩銆佸懗鐢橈紝褰掕偤銆佽劸銆佽儍銆佽偩缁忋傚巻浠e彜涔﹀灞辫嵂鐨勫钩琛ヤ綔鐢ㄥ潎鏈夎杞斤紝銆婃湰鑽夌翰鐩嬩腑鎻愬埌锛屽北鑽泭鑲炬皵銆佸仴鑴捐儍銆傛嵁璁拌浇锛屾厛绂т负鍋ヨ劸鑳冭屽悆鐨?ldquo;鍏弽绯?rdquo;涓氨鍚湁灞辫嵂鎴愬垎銆備粠鐜颁唬钀ュ吇瀛︾殑瑙掑害鍒嗘瀽锛屽北鑽惈鏈夋穩绮夐叾銆佸閰氭哀鍖栭叾绛夌墿璐紝鑳戒績杩涙秷鍖栥佹敼鍠勮儍鑲犲姛鑳姐傚北鑽悆娉曞鏍凤紝鍙皢灞辫嵂涓庡ぇ绫炽佸皬绫炽佺孩鏋g瓑鐔垚鏉傜伯绮ワ紝涔熷彲灏嗗北鑽爺缁嗙(绮夊悗涓庣背绮夋贩鍚堬紝鐔垚绯婄硦鍠濓紝杩樺彲灏嗗北鑽捀鐔熷悗鍒舵垚钃濊帗灞辫嵂椋熺敤銆?/p>

    濮?jpg

    銆銆
    濮溿備腑鍖昏涓猴紝鐢熷姹佸懗杈涖佹ф俯锛屽叆鑲恒佽儍銆佽劸缁忋傘婇鐤楁湰鑽夈嬭瀹?ldquo;姝㈤嗭紝鏁g儲闂凤紝寮鑳冩皵”銆傘婃湰鑽夋嬀閬椼嬭杞界敓濮?ldquo;鍘诲喎闄ょ棸锛屽紑鑳?rdquo;銆傜敓濮滃湪涓嵂涓父鐢ㄤ互娌荤枟鎭跺績銆佸憰鍚愶紝瀵硅儍鐥呮偅鑰呭緢鏈夊府鍔┿傜幇浠h嵂鐞嗙爺绌惰〃鏄庯紝濮滃瘜鍚殑濮滆荆绱犺兘鍒烘縺娑堝寲閬撶殑绁炵粡鏈ⅱ锛屽紩璧疯儍鑲犺爼鍔紝澧炲姞鍞炬恫銆佽儍娑插拰鑲犳秷鍖栨恫鐨勫垎娉岋紝浠庤屽仴鑴捐儍銆佸椋熸銆傚闄や簡鐢ㄤ綔璋冨懗鏂欏锛岃繕鍙互鐢ㄦ潵娉℃按鍠濄傦紙涓浗涓尰绉戝闄㈢爺绌剁敓闄㈡暀鎺?鏉?鍔涳級

     
    鍏嶈矗澹版槑锛氭鏂囧唴瀹逛负鏈綉绔欏垔鍙戞垨杞浇浼佷笟瀹d紶璧勮锛屼粎浠h〃浣滆呬釜浜鸿鐐癸紝涓庢湰缃戞棤鍏炽備粎渚涜鑰呭弬鑰冿紝骞惰鑷鏍稿疄鐩稿叧鍐呭銆?/div>
     
    鏇村>鍚岀被绱犻

    鎺ㄨ崘鍥炬枃
    鏈嶅姟鏃堕棿 9锛?0-17锛?0 (宸ヤ綔鏃?鐢佃瘽锛?span STYLE="color: #FF0000" >17600109315

    棣欒晧鐐栧啺绯栨不甯稿勾鍜?/></a>
<ul><li><a href=鏄ュ鍘荤伀娑﹁偤澶氬枬鑾插瓙姹?/></a>
<ul><li><a href=鏄ュ甯稿悆娴峰甫绁涢櫎鈥滆佺棸鈥?/></a>
<ul><li><a href=璞嗚厫鐨?绉嶈嵂鐢ㄦ柟娉?/></a>
<ul><li><a href=鎺ㄨ崘绱犻
    鐐瑰嚮鎺掕